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的一名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EC】The Lobster(1)

背景为同名电影,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哦,为了方便我还是把剧情简介放这里吧↓

故事背景设定在一个虚构的近未来社会,居民的婚恋受到严格控制管理。根据规定,单身者要被集中移送到一个酒店里,他们必须要在45天之内找到一个匹配的伴侣,失败者会被转化为一种自选的动物,并被流放到森林中。为了延长45天的期限,酒店里的单身者们还会到森林里狩猎其他逃亡的单身者。 ——摘自豆瓣

***

Chapter 1

“请问您的上一段感情维持了多久?”

“很抱歉,我没有任何的感情经历。”

“那并不多见。请问您的性取向?”

“异性恋。我想。但我不确定,你们这儿有双性恋的选项吗?”

“没有,先生。这在去年夏天被取消了,因为管理问题。现在请您确定一个。”

“你明白这不公平……异性恋,谢谢。”

“好的,先生。这是您的房间钥匙,我们为您准备了单人间,如果期间配对成功,会为您换成双人间。由于您身体的特殊原因,我们会为您安排一名侍者。”

“我不需要,谢谢。我只希望有人来帮我安置一下行李。”

“当然,先生。”

这是Charles入住酒店的第一天。

他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在他们获得许可的范围内四处走走,彼此认识,结交朋友,而他的双腿让这看起来情有可原。他花了一天的时间观望窗外的海面,偶尔有空中掠过的成对的海鸟,或者双双跃出水面的海豚。

酒店的女经理来例行问候他时他已经读过了《须知》,他如实说出了所有她想知道的事情。女人问他愿意成为什么动物的时候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给出了他的答案:

龙虾。

这是一个有点与众不同的选择,许多人第一反应是猫狗,但Charles只是觉得它的蓝色血液很美丽,一种迷人的基因变异。

女人起身告辞,她又一次表达了对他不幸遭遇的同情与惋惜,并希望他能寻到伴侣相携而行。房门被轻轻带上,他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紧紧掐着大腿,在没有任何人看到的地方。

仿佛那里还有痛觉。

Charles还剩下四十四天。

当他转动着轮椅进入早餐餐厅的时候,他年轻的面容显然比他没有被铐起来的手更引人注目。尽管他没有多加打理的留长的头发让他显得有点苍白憔悴,他的身边立刻就围绕了几位嘘寒问暖的女士,年轻的年老的,就像当年他还在酒吧里的光景一样。

他牵动着嘴角礼貌地拒绝了她们的帮助,但很快他又不得不拒绝几位男士,最后他拿着自己的早餐落座时,一些人已经识趣地不再上前。他本不应该这样。

他的邻座是一位个头很高但微驼背的男士,看起来有些拘谨,Charles在他第三次捡起叉子的时候开口:“也许你该叫侍者换一把叉子。”

肤色很白的男士没有料到他会同他说话,他紧张到结巴:“不,不我只是…只是不太习惯麻烦别人。”他也许也不太习惯直视别人的眼睛,他眼里的蓝色要比Charles浅上许多,“我,我只要把叉子擦干净,就好了。”

羞涩得像一个小男孩,但并不令人讨厌。Charles想,但愿他能挺直脊背。

他们的对话终止了一段时间,早餐进行了一半的时候Charles注意到他可能想跟他说点什么,于是放下热可可向他伸出手:“Charles Xavier.”“Hank Mccvoy.”他看起来几乎受宠若惊。

“你在这儿多久了?”Charles起了个头,对方不像是乐于聊天的人。“十四天,还剩三十一天。”Hank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他这些天的经历,有些无趣,他唯一认识的只有刚刚离开餐厅的一位红发女士,她叫Raven,喜欢化一些奇怪的妆容。

用餐时间快要结束了,他们交换了对方的房间号和呼机号。Hank同他一样热爱科学,他们会成为有共同话题的很好的朋友。

离开时有一个不咸不淡的小插曲:在一个转角处他差点被一个疾步走过的男人撞到,Charles还算快的反应避免了一场事故,而他很确定他没有听到他的低声的抱歉,前者只留给他一个风衣衣角翻飞的背影。

他房间的视野很好,这是他第二天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来,女声提醒他这是第三十五天,一切照常。

他一直从旁观者的角度目睹了无法参加的狩猎活动过程的一部分,也许不是全过程里最残酷的。至少他们给每个有意识的人都穿了雨衣,躺在地上的人们显然不那么幸运。他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但他们被随意摆放的躯体已和加工厂出来的肉块并无区别。

他把视线转到雨幕中站着的人们身上,准确地说,是最左边的那个男人身上。宽大的雨帽遮住了他大半边脸,前几日天气好时Charles能看到他线条凌厉的侧脸和紧抿的薄唇。他已经认出了他是那天转角处的男人,抛却了行动不便的长款风衣,身着高领黑色毛衣的男人像一只危险至极的黑豹。

女经理走过每个人面前,她每一次都会在最左边停留地久一点,然后宣布什么。Charles听不见,他看到男人单手脱掉雨衣拎着他的背包和枪械钻进车里,全程没有与任何人有过交流。

他猜他在车上也没有。

这一天的晚些时候他接到了前去舞会的邀请,再加推辞是无效的,《须知》里已经写得很清楚,更何况他这些天已经得到了不少特权,那么坐着轮椅参加舞会也是理应可以接受的。

他来到舞厅,并没有在人群里找到Hank显眼的身影。有人在厅中随着女经理的歌声与舞伴共舞,更多人还是端着酒杯三三两两地站着或坐着交谈。他的轮椅多少让他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但他不会再怎么在意了。

他不得不绕过随处走动的男男女女和一些随处安放的桌椅,当他终于找到可以容纳他轮椅的空桌旁时早已心生烦躁,他尽量礼貌询问能否停在这里后不想去在乎对方的回答,打算要一杯威士忌打发时间。

过久的沉默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Charles忍不住转过头想打个招呼以示友好,而他马上就明白也许对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

那个男人——他又换上了长风衣,此刻正专注于面前的迷你国际象棋。他与自己下一盘残局。Charles也曾热衷于下棋,碰巧的是,他下的还不错。

“Q至B3。”Charles脱口而出,男人头也没抬:“Interesting move.”

Charles分明听见了一声嘲讽的轻笑。如果换作两年前心高气盛的他,有的是大把精力同这个男人一争高下,但是现在,他被激起的一丝的恼怒也很快如水纹一样消逝了,随之而来的是久违的好奇心。

“Well,你介意我……?”Charles示意了一下棋盘,考虑到打发时间,下一盘棋显然是个更好的选择,更何况有个绝妙的对手。Charles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时候男人才抬起眼,灰绿的瞳孔里藏着一头等待时机的黑豹。Charles径直对上他的眼睛,长时间的对视让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注视的猎物。

好在最后他默许了他挪动轮椅靠近的动作。

无声的棋局并不那么令人煎熬,相反,Charles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全身心地投入于一件事物中去了。他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仿佛只是等待落子的间隙彼此对视的一秒钟。

然后男人就带着他们未完的棋局离去了,没有交流,没有下一次的邀约,Charles的视线随着他背影的消失变得有点无处安放,直到他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Hank依旧有点缩手缩脚的,高个头边穿过人群边不知道向谁低声道歉,他往Charles这边看,但Charles只是看着某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他已经足够靠近了才敢喊Charles,他一向不是先开口的那个人,但他说了:“刚才,跟你下棋的那个人……他很冷酷。”“也许,他只是不太好相处?”Charles转过身,一脸轻松。

“别太天真了,小男孩。”一个粗犷沙哑的声音插进来,Charles对声音的主人有点印象,是个把某种加拿大烈酒当早餐的大胡子。“那个混球,就是他,上一次在林子里冲我放枪。”

“Erik Lehnsherr,猎杀183人,酒店最高记录的保持者。”Hank补充道,Charles倒吸一口冷气:“老天,那真是……”

“那真是个疯子,记住,他要是同你动手,你可以叫上我帮忙。”大胡子凶狠地对着空气挥了一拳。Charles有些尴尬地挤出笑容:“谢谢你的好意,我想不会有那一天的,先生。”“叫我Logan。”Charles点点头:“下回见,Logan。”

“我觉得Logan更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转头向Hank说。

台上的女侍者正在对噎着的老人使用海姆立克急救法,老人缓过一口气后人群发出了一片低低的嘘声。

他和所有人一样注视着舞台上荒诞的表演,随着女经理的微笑开始鼓掌。他的腿上放着一本《永恒之王》,所有情节已经在脑子里过了两遍。

五分钟的中场休息,足够他去翻看书里记忆模糊的地方。一位栗色短发的女士走到他身边,说话带点苏格兰口音:“你好,你也喜欢看《永恒之王》,对吗?”“是的。”这样的搭讪手段可不算高明。

“它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小时候我起码读了五遍,我叫Moria MacTaggert。”女士友好地伸出手,他微笑着同她握手:“Charles Xavier。”

“这让我想起我小学糟糕的公演。”Moria朝台上努嘴,然后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期待他的回应。

“我想它并不能称为表演,只是一个蹩脚的模仿。”他给出了她想要的回答,Moria似乎松了一口气,于是接下来借书的请求也变得顺理成章,而他没有指望要回的书却在散场后回到了他的手上。

里面夹着一张写有房间和呼机号的便签。

他在第二十八天使用了传呼机,照着便签按下号码时他注意到他有一条留言提醒。

Hank好像没有用呼机的习惯,他困惑地接听了留言:“214782。”

一开始他还有些不明所以,重新播放了几遍以确认只有这六个数字,第四遍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留言的低沉男声是Lehnsherr,这可在他的意料之外。

呼机显示这条留言来自两天前,214房,那么Charles可以猜测782是Lehnsherr的呼机号。他顺手把这串数字写在了Moria的便签背面,然后按下了拨号键。

同Moria的聊天还算愉快,他们似乎有挺多共同点,比如《永恒之王》和早失的双亲。Moria约他今晚共进晚餐,但是他的心思还落在那盘未完的棋局上。

Charles也给Lehnsherr发了一条留言,表达了迟到的歉意和对弈的热情,如果不介意的话,也许今晚他们就能结束这一盘。

然后开始下一局。Charles没说,他想起Hank的话,万一他真的是个很冷酷的人。

TBC

***

毁原作系列,流水账写不出电影感觉的十分之一(躺)

评论(9)
热度(42)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