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的一名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EC】The Lobster(3)

原作里的狩猎活动被我夸张成了猎杀....(太残暴了你

***

Chapter 3

接下来几天他也没有见到Erik Lehnsherr,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狩猎活动的队伍中最左边的位置换了一个人,也许Erik只是站到他看不到的地方,Charles还是常常对着窗外发呆。

Hank大概只剩下十天左右了,Charles不能不为他的好友担心,他知道他喜欢那位红头发的女士Raven,但是Hank只是摇摇头:“我和她……几乎没有任何的共同点。”

Charles哑然,这不对,他想说,但辩驳的话卡在他嗓子里,最终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你总得去试一试。就今天,晚宴上邀请她跳一支舞,答应我Hank。”

Hank没有让他失望,Charles看着高个子十分绅士地弯下腰向面前的女士邀舞,他成功了,Charles几乎要为他欢呼。他在音乐暂歇的时候冲他无声地喊了一句好样的,后者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好友的好心情也影响了Charles,他远远地朝揣着一瓶伏加特的Logan打招呼,对方举起酒瓶与他遥遥碰杯。

他转回身时发现Moria不知何时坐到了他身边,她手上拿着点心没法和他碰杯:“嗨,Charles,你看上去很不错。”“事实上这两天我有点感冒了,多亏了酒精!”他对这类调制品真是又爱又恨。

他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天气,或者其他无痛关痒的话题。在Moria拒绝了两位男士的邀舞之后,气氛有一些冷场,Charles欲言又止:“你知道,你没必要……”然而Moria的眼神让他改口了,“其实我跳的也不错,在二十出头的时候。”跳舞对Charles来说并不难,当然它并没有生物基因有趣。

“很遗憾没能在那时遇见你,Charles。”“那时我忙的很,也许你想不到,我是能在酒吧里干掉一整个啤酒柱的那种类型。”疯狂的牛津岁月,Charles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提高了,可是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却让Moria显得有点不知所措:“那很酷…呃……我也常常呆在酒吧,做招待生…只是学生兼职。”

这有些不一样了,他们在学生时代显然是两种人。Moria对此似乎有点失望,Charles抓住了重点:“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对吧?”

Moria撑起了一个微笑,她还没有开口附和,Charles紧接着说了:“但我想,我们还是不同的。”

Moria的笑容僵在脸上:“当然,我们是不同的,我们……”她说不下去了,Charles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她没必要再强牵附会。

Charles等着她把话说完,但是也许这对她太残忍了,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他想,但是他对她并不来电,他们是不一样的,除了《永恒之王》那部分。

“I've got it.”Moria的回复让他如释重负,“你是个好人,Charles。”他感激地拍了拍她的手,而她倾身过来想拥抱他。

“Oh,看来我打断了什么?”Logan的口哨声同他本人一样不太友善,栗色短发的女士尴尬地缩回手,准备和Charles告别。

“也许你不会希望吃半个多钟头的小酥饼,Moria?这是Logan。Logan,这位是我的朋友Moria,我想你们会很高兴认识彼此。”

Logan显然不打算遵守任何社交礼节,他无视了Moria再次伸出的手,也没有回应基本的问候。在气氛降至冰点的一段时间里,两个人出于不同的原因一同瞪着Charles。

“现在,我的朋友们——”Charles坚信自己能挽救局面,一曲结束正往这儿走来的Hank并不能指望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跟在他身后的舞伴,那位红发女士Raven也许可以。

三个(或许是四个)人的眼神都投在Hank身上,他紧张地几乎停滞不前,Charles无声的呼唤迫使他硬着头皮来到了众人的面前,甚至还对他们打了招呼,尽管声音低到没有人能注意。

Charles这时候才发现Raven其实很年轻,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儿,平日里古怪的妆容掩盖了她的年龄,但是今天她把她真实的姣好的面容暴露在了舞会的灯光下。也许是为了Hank?Charles不确定自己能否这样想。

她就站在Hank身边,那离Charles很近了,以至于他能看清楚她的眼睛——一只蓝瞳一只绿瞳。完美的异色瞳,Charles在心里赞叹,他对他的好友微笑起来:“不打算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吗,Hank?”

“Raven Darkholme,Hank经常提到你。”并不需要Hank开口,她很干脆地和Charles握手,大家互通姓名后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比如说形成一个有趣的朋友圈子。

Charles往往是一个小群体的核心,他的社交磁场开始稳定地发挥作用,但是,他还有一个朋友——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却永远在他的磁场之外。

Charles和Raven熟识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之短令Hank难以理解,有一次他甚至被拒绝在“兄妹之间的谈话”之外。

一见如故称得上是他们有聊不完的话题的原因之一,两人都曾是典型的派对动物这一点是很好的谈资。Raven和他讨论如何有技巧地在酒吧讨来更多酒精时他谴责那时候她还是个未成年,然而他也忽略了自己十八岁鬼混酒吧的事实。

Raven在Charles面前取下过一次美瞳——她并不是异色瞳,她的眼睛更偏向于猫眼,诡秘的湛黄完全吸引住了Charles,后来Charles有关于基因突变的长篇大论通常成了她的睡前故事。

出乎Charles意料的是Raven似乎对那个Lehnsherr有所了解,并不单单指的是知道他有多冷血猎杀了多少人而已,她能够准确地说出他惯用的武器和手法甚至是某些私人偏好。

Charles几乎怀疑她是不是和Erik Lehnsherr交往过,但Raven只是说:“我第一次猎杀,是他教导我的。”她有些迟疑该不该告诉Charles。

“Oh,那听起来挺混蛋的。”Charles意外地耸耸肩,在他的认知里Erik不像是会出手援助的人,但Raven是特殊的,也许他和Erik都这么认为。

然而Erik警告他不要对他的想法多加猜测,在他们快要结束那盘棋的时候。Charles没理会他,继续用那种“我了解你的一切”的眼神看着他,只是Charles没意识到自己手指抵着太阳穴思考时有个舔弄嘴唇的坏毛病。

这对Erik来说可能是个危险的信号,Charles的神情让他感觉受到了威胁,他想要快点结束。而对方却对此浑然不觉,甚至无辜地询问他是不是需要休息。                                                                                             

Erik不动声色地为他多倒了一点白兰姆,很快Charles就会成为需要休息的那一个了。

但是这和上一次不一样,Erik诡异地听着Charles像讲解自己的论文一样认真地告诉他尼安德特人和智人的区别。在他讲到这两种人猿可能会进行交配时Erik想也许有必要打断他,防止他手舞足蹈地做出一些不适合公共场合出现的动作。

“你想变成什么动物?”这是眼下他唯一不用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题,同时也是一个烂到见鬼的话题。

眉飞色舞的蓝眼睛男士停顿了一会儿,仿佛在确认刚才那句话是不是从Erik口中出来的。

如果可以,Erik愿意花剩下的所有天数收回那句话,但是Charles笑着回应到:“我的朋友,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谈到这个。”

不是永远,Erik残忍地想,因为十九天之后你就要变成——“龙虾。”

Charles笑得像一个在课堂上给出了最妙的答案的学生,然后挑衅地看着提问者:“我猜,你不会想变成任何动物的。”

“我说了不要对我擅自下定论。”被人看透心思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体验,这也正是Erik成年后就一直尽力避免的。

“那么,抱歉冒犯了你,杀手先生。”当然Charles的脸上没有丝毫感到抱歉的样子,他自顾自地说下去,“但是你很适合食肉目,我想想,猫科豹属,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

他突然倾身,像是在观察一样凑近:“或者大白鲨,永不停歇的杀人机器。”

Erik难以察觉地往后靠了一点:“所以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Charles?”

“我以为你一直致力于给别人留下这种印象。”

可你知道我并不是生而如此,Erik望进眼前的深不可测的蓝色海洋,在那里他可以看到自己。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而恰巧我能从中猜的八九不离十。”

一瞬间那片深海离他远去,Erik再度把视线聚焦到Charles脸上的时候只有一双盛满醉意的蓝眼睛迎接他,笑盈盈地流露出些许富家子弟独有的自负。也许这就是Charles曾经的样子,但Erik却意外地不反感。

“Well,我对龙虾的第一印象不错。如果在林子里遇到它们,我会手下留情的。”

“你需要对所有动物都手下留情。”Charles半是玩笑半是认真,他狡黠地眨了眨眼,

“将军。”

TBC

***

剧情才跑了不到一半呜呜呜

评论
热度(11)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