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小蓝手狂魔

【EC】The Lobster(4)

终于!有点实质性的进展了!附带一个小小的修罗场

***
Chapter4
一盘棋的结束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联系就此终止,事实上,这是另一局的开始,Charles接到了Erik的呼机留言,就像第一次那样,除了一句“马B-5”没有任何多余的语句,如同他本人。

他们只是给彼此留言却没有一次通话,在偶然遇见时点头致意,就这么多了,如果他和Erik Lehnsherr做朋友的话。他已经习惯不为自己求什么,但是他只是想再多了解这个人一点。

Raven说他不对劲,提到Erik Lehnsherr的频率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可是Charles发誓他从前本来就不怎么谈论他人,她只是神经过敏了。他说这话的时候Raven拿她猫似的眼睛瞪着他,让他不得不在意自己是否哪里不得体。

“我的头发会不会太长了?”Charles把玩着鬓旁耷拉的卷发,试着把它们整到耳后,而Raven的表情愈发奇怪,好像担心他会把头发剃光,她拉住他的手:“你们最近是不是磕了点什么?”

“我不喜欢这个说法,另外,我们?”

“你,和Erik Lehnsherr,他在上次狩猎中被偷袭,对方居然得手了。”

她说完又紧紧盯着他,Charles只好把嘴边询问Erik是否受伤的句子咽了下去:“人总有失败的时候,Raven,Erik他又不是神。你们只是害怕他的最高纪录。”

她点点头:“可他看起来根本没心思向那家伙报仇。”

“我说过,他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冷血。你不能凭一本书的封面判断其内容。”

Raven对此嗤之以鼻,但她没有表现在脸上,相反,她担忧地看着Charles,她想告诉他别当那个为Lehnsherr辩护的傻瓜,但她什么也没说。她无法阻止两个人之间的某些感情滋长发芽。

Charles有点心神不宁,尽管他反复告诉自己Erik Lehnsherr三天两头的失踪是正常的事情而不是因为他被人偷袭。下一步棋该轮到Erik了,而他却迟迟等不到回音。

他当然不会去做给对方几百个留言这种像是青少年会干出的傻事,可他的眼神却时常无法抑制地往静止的呼机飘去。有时候他甚至希望会心电感应,他确定自己能找到那独一无二的脑电波。

他像过去的三十六个日子里一样,早餐后会在阅览室待一会儿,等他离开自己的世界他也许会注意到窗外漫进来的阳光已经不动声色地改变了角度,又或者已经悄无声息地躲藏起来。他最近不太经常感到饥饿,于是就放任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在书海中度过。

他通常是最后一个离开这里的,今天想来也并不例外。他把散乱的书本归位的时候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来人的脚步声被一排排沉默的书架放大,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却突然消失,Charles疑惑地把手中最后一本书放回原位,探身看到正背对着他看报纸的那人,他没法不感到惊讶。

他从来没看到过他出现在这里——起码在他在的这些日子里。昏暗的灯光并不适合看点什么,Charles转动轮椅过去想把灯调亮,但他的手碰到开关时Erik放下了报纸看着他。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打了个招呼:“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也是。”他回答地很快,也没有把目光从Charles身上移开的意思,“我今天没带棋盘。”

“也没有酒精。”Charles坐到他旁边,他身上现在是一件没有任何口袋的黑色高领,这显而易见。

“但你看,我们并不是只有这两个话题。”Charles垂下眼,努力把倦容藏在翘起的嘴角之后,但是Erik Lehnsherr的下一句话让他不得不抬起头:“看着我,Charles。”

如果要Charles形容时间凝固的感觉,那么便是此刻了。湛蓝对上灰绿,周遭的一切突然放大又缩小然后离他们远去,让人头晕目眩,错生全世界只有彼此的幻觉。

他藏匿在瞳孔后的幽密而危险的丛林让他想要一探究竟,两人的距离不知何时缩短到了五厘米,温热的鼻息在两人之间纠缠。他只要再靠近一点,就可以拨开阻碍他走进丛林的藤蔓,
就可以知道那双薄唇的触感。

他如愿以偿。

那一秒他听到心跳声震耳欲聋,但不知道来自哪一方的胸腔。Charles几乎沉醉地闭上眼睛,忍不住去加深这个吻,躲在丛林后的黑豹却在此刻一跃而出,朝他迎面扑来——

Erik推开了他。

他徒然惊醒,紧接着意识到房间里有另外一个人存在,他来不及去看Erik,一声低低的惊呼后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不起,我不知道……”

Charles看着Moria惊慌的面容,忘记了如何说话和呼吸。Erik一言不发地起身离开,带走了一室的空气。

“但,我以为…你是异性恋。”Moria攥着手里的书,低着头掩饰了表情,“抱歉,我想我该走了。”

门被缓缓关上的沉重声响像是某种审判的宣告,Charles关掉了灯,望着在月光中漂浮的灰尘,脑中唯一的想法是他的脸色不知道有多苍白。

他整夜都无法入睡,杂乱而无意义的画面在他眼前如狂蜂乱舞,他无力挥赶任由自己坠入回忆黑暗的深渊。迷茫的空虚包围了他,他不去想那个吻意味着什么,Erik的动作又代表着什么。但是答案就在那里,自欺欺人的逃避正是他刚刚失去双腿时最擅长的事情。

天边渐渐显出鱼肚白,Charles无知无觉地坐在窗前,第一缕阳光刺痛了他干涩的双眼,本能迫使他皱眉闭上眼睛。他疲倦地抬手揉搓着眼睛,一道黑影快速地从他眼角的余光里掠过。

尽管他的大脑勒令他入睡,Charles还是在洗了一把脸后离开了房间。现在还很早,大部分人在呼机响起前仍然沉睡,他不知道抱着怎样的心情敲响了214房门,就如他预料的一样许久都没有回应。

“Erik?”他的声音听起来糟糕的沙哑,他轻轻咳嗽几声,压着嗓子毫无希望地呼唤着那个名字。

Charles不知道他在门前守了多久,直到楼梯间陆陆续续传来脚步声。他用了更大力度敲门,狠狠地转动门把——门顺势而开,空无一人的房间仿佛在嘲笑着他。

Erik会去了哪里?他为什么会比他更早离开房间?他怎么没有锁门?一堆的疑问挤在Charles一宿没睡的脑袋里,愈演愈烈的头疼唤醒了压抑了一夜的负面情绪,绝望的爆发让他一瞬间如坠冰窟。

当一脸苍白顶着黑眼圈的Charles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Raven就意识到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Charles无力的述说让她明白事情可能更糟——Erik Lehnsherr离开了酒店,就在他们的一个吻之后。

Raven发誓她一定会把那个懦夫揍到生活不能自理,但是也许太迟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除了森林这小子能上哪去?比起回到城市还不如叫他去死。”Logan叼着雪茄,表情狰狞,“没想到这混蛋还是个胆小鬼负心汉。”

“不,这不是他的错,是我吻了他。”Charles虚弱地反驳,“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我对不起Erik和Moria。”

Raven瞪大了眼睛:“这么说Moria也在场,她看到了你们……?”

“是的。”他痛苦地闭上眼,昨夜的一切清晰可见,“可我相信Moria,她不会说出去的。”

“这不是你相不相信的问题,Charles,你必须离开这里,在他们不知道用什么可怕的手段惩罚你之前。”Hank看起来比他还痛苦,也许他知道的比他更多,“你不会想知道的。”他握住Charles冰凉的手:“你必须得逃走。”

Charles从未在他的好友脸上看到如此坚定的神情,他干涩地回应道:“但你得先看看我的腿。”

“我陪你,Charles。”Raven毫无犹豫地发话了,Charles心中泛起暖意,他微笑着看向他的朋友们:“不,没有人需要陪我,我也不会走。但是Raven,答应我你个Hank一定要好好的离开这里。”

“听着,Charles,我会带你离开这鬼地方。”Logan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弥漫的白烟也遮不住他不容反对的眼神,Charles头疼地按着额角,讲道理显然在这位面前是行不通的,而Logan也没有给他反驳的余地:“老子早就想越狱了,Chuck,我们今晚就走。”

TBC
***
连载没人追果然没压力,容我慢慢磨蹭(你

评论(14)
热度(12)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