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EC】The Lobster(5)

边谈恋爱边打怪的森林之旅(不)

***

Chapter 5


他们今晚在Hank一楼的房间做了最后的告别,他拥抱Raven的时候女孩很努力地憋住眼泪,他亲手把她交到Hank手里。四个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Logan率先跳下了窗台再下面接应他,Charles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放手跌入沉寂的夜色中。

Charles坚持要带着轮椅——起码在有路的地方方便一些,Logan拗不过他,他们的速度确实快了很多。今夜被云层掩去的月亮为他们打了掩护。

Logan在确保他们里酒店足够远之后停了下来,选了一处枝木比较稀疏的地方,事实上看起来有人为的痕迹。他俯身背上Charles还和他开玩笑:“怎么样,跟你的老伙计做个道别?”然后毫不留情地一脚把可怜的玩意踢下了路边的河堤。

森林的夜路没他们想象的那么难走,他们明显踏上了一条前人开辟的小路,好在他们并不担心被发现行踪,在森林里最需要的就是找到独身者的部队,两人带的物资还不足以支持他们生存太久。

绕过一片灌木丛,Logan的动作似乎惊动了什么,窸窸窣窣的两分钟过后两人诧异地看着一头骆驼慢悠悠地站起来看了他们一眼,习以为常地朝森林深处走去。两人对看了一眼,Charles示意Logan跟上去。

那头骆驼好像有意为他们指路,不多时一片湖泊静静地躺在他们眼前——绝好的露营地。

Logan把Charles和背包安置在离湖不远的巨木下,在他四处走动排除可疑危险的期间骆驼一直在湖旁饮水。Charles试图召唤它,但意料之中地失败了,它回头看了Charles一眼,缓步隐入了漆黑的林间。

Logan巡查完一圈后停在了湖边,他蹲了下来,白烟很快就笼罩了他。Charles躺在坚硬的树根上,细碎的小石子硌着他的后背,他懒得去移动。今夜缺失的月色如同他心中空缺的一部分,那种看不见未来的迷惘感又一次漫满了那个缺口,他低低地开口:“你知道吗,Logan。”

名字的主人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等着他的下文或者根本就没有听到,他沉默了很久,声音低地像是说给自己听:“我觉得有时候我是个累赘。”

平静的湖面上突然爆起水花,Logan站起身,“别说这种话,Chuck。”他掂着手里的石子,扔出了第二个,“即使他妈的是个事实。”

Charles苦笑起来,拖累朋友的念头让他很不好受,但他知道Logan绝对不需要他的道歉。

他看到风穿过树林,带走了他心中一切所想,两天没怎么阖上的双眼此刻沉甸甸的,他前所未有的疲惫,他把头枕在手臂上,很快陷入了死一样的睡眠。


Charles是被嘈杂的人声吵醒的。

这证明他昨晚睡得和一块石头没什么两样,湖对面Logan正在和一队人理论(Charles更愿意称它为争吵),那显然是一队组织有序的独身者。他听不清他们在争执的内容,只是偶尔Logan爆出的几个脏字落进他耳里。

他不用费力气坐起来,因为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是他看到了一个人。

当然,Erik Lehnsherr,他站在人群后面,低着头,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对眼前的争执漠不关心,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可是Charles就是看到了他。他一直倾向于他是是个独活的觅食者,但看样子他又一次判断错了。

他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他,但他总该认得出Logan。或许所有人对他来说,只有陌生人和见过几面的陌生人罢了。他干巴巴地想。

原本抱着手臂和Logan争执的——看起来像是他们的领导者,仿佛知道他醒来而并不打算让他袖手旁观。他冲Charles这边指了指,然后转头朝咆哮的Logan冷笑。Charles再傻也看得出来:他们不会让他这个半身瘫痪的家伙加入他们的。

Logan现在暴躁得像一头负伤的怒狼:“我他妈不可能抛下他一个人,做你的狗屎美梦去吧!”

“噢,可别高看你自己,和你那个朋友。”那人的脸上显出一种厌恶的表情,好像谈及Charles会脏了他的嘴,“谁会要一个没用的残废?”

Logan怒气冲冲地跨前要拎起他的领子狠狠地来上一拳,但是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谁也没看到一把匕首是怎样出现在那人颈边的,只看到后者脸上的表情慢慢僵硬。

人群寂静无声。

“这个词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Erik的声音如他的匕首一样冷,刺过所有人的脑子。

被匕首抵住的人干笑一声,语气真挚到虚假:“我很遗憾,Erik,没想到你站在他那一边。”

“我不站在任何一边。”Erik Lehnsherr撤掉了匕首,带得那人一踉跄。“那就请滚吧,Lehnsherr。”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彬彬有礼的手势和他的话语截然相反。

Logan不明就里地瞪着Lehnsherr,而后者头都没抬地绕过他往湖对岸走去。独身者的领袖冷哼一声,带着一队人走进了森林。


“如果有人能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我会很感谢的。”眼下的情况完全出乎了Charles的意料,然而下一秒局面就立刻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一脸不耐跟在ErikLehnsherr身后的Logan,突然凶狠地把男人扑倒在地上,接着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拳。

“这拳是因为你在林子里偷袭我。”说完他下手的力道更狠了一些,“这拳是为了Charles。”揍完这两拳他似乎不够解气,起身把一块不小的石子踢进了湖里。

男人沉默地缓缓站起来,Charles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直到他坐到他身边,他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嗨。”他从嗓子里挤出来一个音节,好极了,隔了两天的重逢,他就因为他挨了拳头。这不是接过吻的两个人该发展出的剧情,不过等一下,或许只有他一厢情愿地认为那是个吻。他想到这里难堪地捂住了脸。

“我惹上了很麻烦的人,Shaw Sebastain,独身者领袖。”他想过很多Erik的第一句话,但不包括这个,他从手中抬起脸,望着男人眼角的淤青,神使鬼差地轻轻抚了上去。

Erik握住他的手腕,看着他的眼神一如那个晚上。

“对不起。”“我很抱歉。”两人都愣住了,对视了一会儿后Charles后知后觉地笑了出来,Erik神色不改,Charles渐渐敛去了笑意,是他拒绝了他,让他又一次体会到彻骨的失去,他的心脏因为他而空落落的,他不知道它将来是否能够完整如初,他害怕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他抿起嘴角,藏起声线里的颤抖,尽量让他的质控听起来不那么心碎:“你抛弃了我。”

“对不起,Charles,为了所发生的一切。” Erik眼中的绿黯淡了,黑豹敛起利爪蜷缩着低鸣,“但我想我们想要的是同一样东西。”

不,我们不是,他几乎要残忍地开口拒绝他,我们如此相同却如此不同。

但我只想要我们在一起。

他感受到Erik不安的注视,他最终回握住他的手:“是的,一直都是。”

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亲吻彼此,除了Logan恼怒的叫喊,而作俑者丝毫不觉得此刻催促他们上路有多不合时宜,自顾自地拎走了所有背包。

“我们可以等会。”Erik的脸色阴沉下来,Charles好笑地想告诉他他现在有多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但是顾忌到他可怜的自尊心,Charles只是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手。

一路上Logan都在骂骂咧咧地抱怨为什么没人来搭把手,然而两个人充耳不闻,Logan转过头看到挂在Erik身上的某人,选择闭上了嘴。


TBC

***

老狼OS:老子刚才那拳打轻了!



评论(2)
热度(11)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