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的一名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EC】The Lobster(6)

发现我写森林和酒店根本不是一个文风...大概下一章就能完结?

***

Chapter 6

Logan在被告知他们如今可能随时遭到Shaw Sebastain的复仇时作势要往Erik的脑袋上再挥一拳,在Charles的眼神下还是惺惺地放下了手,并用一种非常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回去。

他们漫无目的地在森林里换了一个又一个露营点,偶尔有遇到来狩猎的几个人,在看到Erik(和Logan)后都无一例外地自动远离。他们倒是再没撞上其他的独身者,毕竟森林这么大,足够为数不多的独身者们各自为营。

不得不承认,Logan是个很好的领路者,如犬类一般灵敏的嗅觉和过人的臂力总能在藤蔓杂生的林间开出一条通往水源的路,或者在隐蔽的洞穴里逮到一窝野兔(有介于Charles不习惯这样血淋淋的场面所以他并没有亲眼验实)。

这些日子里他和Erik的交谈不多,至少在Logan面前是如此。傍晚时天色不同往日地暗地很快,八成昭示着一场暴雨,幸运的是在第一滴雨落下之前他们找到了一个避身所。Logan燃起了一小堆火,三个人在潮湿的火光中无言地吃着所剩无几的干粮。

Charles并不饿,他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对着自己的影子发呆,沉默的空气多少有点难熬,但他不是打破它的第一个人。“剩下的存粮不够吃三天了,你们……可以去一趟城里,你和Erik。”

城市是他们一直以来闭口不谈的话题,去城里换购物资这个看起来万无一失的选择从不曾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Charles看了一眼Erik:“我们三个人谁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不论以任何身份。我们会有办法的。”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寥寥几条。


今晚的对话就到此为止,没有人再费心挑起其他话题,杂乱无章的雨声让他有点心烦意乱。他对着跳动的火光放空了眼神,然而在几阵夹杂着小雨灌进来的风之后,原本就有气无力的火焰放弃了挣扎,黑暗迫不及待地趁虚而入,占满了每一处空间。

微弱的光线下Charles模糊地看到Erik的侧脸,他似乎已经闭上了眼假寐。Charles不动声色地往他那儿靠了一点,歪着脑袋等待睡神的降临。

雨滴在他的神经上跳舞,不知过了多久声势渐退,陷入浅眠的他没一会儿听到了鸟类翅膀扇动的扑朔声。他迷迷瞪瞪地朝洞口望去,打量着那里的不速之客,它的体型更接近某种猛禽,他看不清更多细节,更不知道它属于哪个种类,但一对红色的眼珠在黑暗里格外显眼。

红眼睛貌似一点也不怕生,它抖落了身上的雨水踱进了洞里。他不得不为离洞口最近的Logan感到担忧,并希望它不那么具有攻击性。

它毫无预警地展开长近两英尺的羽翼时Charles已经不得已摸出了一把短刃,看着红眼睛飞上了Logan的肩膀,他绷紧了神经暗自祈祷,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惊讶:Logan伸出手轻轻抚弄红眼睛的翅膀,就像在摸一只小动物,而它则顺从地勾起脖颈,蜷缩在了Logan的肩上。

这一人一鸟如此和谐的相处画面简直让Charles重新认识了徒手撕野兔的那个Logan,他困惑又好笑,但紧绷的神经立刻就放松了下来。这下他的眼皮渐渐沾染了睡意,夜色归于沉寂,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


第二天他早早醒来,Erik背对着他整理背包,Logan不在洞里,他们可没有人有早起独自行动的习惯,Charles感到了一丝反常:“Erik,你看见Logan了吗?”

“没有,我醒来时他已经不在了。”Erik看起来也毫不知情,他的下一句话让Charles愣住了,“他的背包也不在了。”

“你的意思是…他走了?”Charles对于Logan离开的原因一头雾水,昨夜那双红色的眼睛忽然闪进他的脑海里,“你昨晚,有没有看到那只鸟?”他边说边比划,但他有点拿捏不准它的体型。

Erik没有回答,就在Charles没趣地放弃时他说:“或许是他之前认识的某个人。”

“某个人。”Charles像是自言自语,他接过Erik手里的包,接下来的日子Erik得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重量,除此之外,他即高兴又担心地看到原本是Logan分量的食物全部留在了这里。他只是带着自己的背包走了,而包里不过是几根绳索和小刀。


Charles默许了Erik正面对上狩猎时落单的一个倒霉鬼时放倒他并搜光了他身上一切能用的物资,他坐在树后目睹了这场为了生存的暴行。这个倒霉鬼是个皮肤很红的俄罗斯人,Charles记不清他的脸,但他的身形与Erik相近,他的衣服会派上用场的。

Erik走过来把战利品规整到背包里,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Charles身上,然后穿上了俄罗斯人的外套,在他拉扯过紧的衣领的时候Charles干巴巴地说:“你知道…我不推崇暴力……”

Erik显然不赞许他愚蠢的观点:“和平从来不是一个选项。”他挑了挑眉,对着不远处躺平的俄罗斯人露出了些许不屑的神情。Charles很想和他争论一番,但是眼下他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辩证,缩进比他大了一号的衣服里拒绝和Erik讲话。


他和Erik就像硬币的两面,他们很少有观点一致的时刻,这一点他早在酒店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与此同时他们又矛盾得像磁石的两极,总有一股不可抗力让他们彼此吸引,他从前可不信soulmate这样的说法,但他如今如此确信Erik就是唯一的那一个(The one&only)。

这是他和Erik为数不多的相同的想法。可是接下来问题就来了:他坚决拒绝任何人帮他洗澡,不,就算是soulmate也不行。

他能料理好自己的个人卫生,在酒店里他不需要侍者,在森林里也不需要帮手。他义正辞严地拒绝了Erik帮他擦洗身子的提议,那会让他感觉自己像个不足岁的小宝宝,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是个成年人而且上肢健全。

Erik拿着已经浸湿的毛巾和不肯妥协的Charles在河岸上干瞪眼,试图用眼神劝服对方也是他们常用的伎俩之一,但是在这个回合Erik可没占优势,他在心里暗自唾弃狗狗眼这种恶劣的手段,即使Charles早就告诉过他这是符合自然法则的一种进化,拥有无害外表的幼崽生存下来的几率更大。

看吧,你在某些方面表现地就像一个人类幼崽。Erik面无表情地想,Charles如果能听到他脑子里的想法这澡肯定就洗不成了。

“你先把衣服脱了。”他努力让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歧义,也尽力忽略Charles脸上不正常的红晕,“我不帮你擦身子。”

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脱掉衣服多少有点不自在,Charles否认Erik的眼神影响了他脱衣服的速度,还剩下一条底裤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让它留在了身上,然后示意Erik把毛巾递给他。

Erik走过来给了他毛巾,下一秒毫无预警地把他打横抱起往河里走去。Charles惊地忘了动作,直到有些冰凉的河水把他拉回神来:“Erik!这很危险!”

“你要是知道的话最好抱住我。”眼看他就要被带向更深的水域,Charles无计可施只好搂住了Erik的脖子,和他不同的是这个阴险的家伙(他执意用这个形容词)身上还有衣服。

河水已经过了Erik的半腰,他下河前只来得及脱了外衣,衣物紧紧地贴在身上的滋味当然不好受,而且还加大了他在水中行走的阻力。

怀里那个更大的阻力此刻正愤恨地勾着他的后颈,水已经没过了Charles的半个身子,白皙的皮肤在河水下隐约可见。Erik放下了腿弯下的那只手,顺势扶着腰把他拉近自己胸口,Charles则把头搭在Erik的肩上,手臂虚虚地环住了他。

两人的胸膛紧紧相贴,彼此的心跳声沉稳而有力地交织成世间最契合的旋律。Charles隔着衣料抚摸他并不光滑的背肌,每一道伤痕都在沉默地述说这个男人的过去,男人带着厚茧的双手为他洗去这些日子的疲惫,洗去他曾经的不安与迷惘,自暴自弃与歇斯底里。

Charles抚起男人短的抓不住的发尾,侧头在那里轻轻落下一个吻。Erik的动作僵住了,他偏过头却不期然地撞进他溢出笑意的双眸,树间泄下的阳光缀在他的眼里,把那蓝晕得更淡更浅。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了这个热烈而漫长的拥吻,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品尝对方的唇舌,舌尖缠绵共舞,像是将去赴一场盛大的约。

短暂的间歇带出了两人不稳的喘息和咽不尽的唾液,顺着两具紧贴的躯体融入荡漾的河水,直至微凉的河水因他们的体温变得温暖,在体表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直到上岸他们都没有放开对方的嘴唇,Charles躺在岸上,看着Erik抬起他的双腿亲吻他的足踝,薄唇从他苍白的小腿逡巡到膝盖。虽然毫无知觉,他的心里却像有一根羽毛挠刷着,扰乱了他的呼吸。

就在他以为这个轻吻会持续向上的时候,Erik停下了,他抬头望着他,眼底的灰绿藏着无法言说的欲望。但是他从Charles的双腿间离开了,Charles支起身子看他退回了河中,抓住了他扔来的毛巾和隐忍的话语:“你自己洗。”

Erik一头扎进水里不见踪影,Charles说不清楚自己是恼火还是想笑,但浑身都充盈着久久不散的暖意。

TBC

***

本文可能就止步于PG13了,为了尽早完结不得不舍弃野战play(按住想开车的手)


评论(3)
热度(13)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