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EC】The Lobster(7)

突如其来的完结
(1)

***

Chapter7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死亡的威胁会来的这么快。

这些夜晚的安逸不该让他们放松了警惕,而懊悔并不能改变他的处境——被刺眼的手电筒光晃醒的Charles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绑在树后,短暂的暴盲后他认清了眼前人的脸——Shaw Sebastain。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Erik在哪,他的目光所及全然没有他的身影。独身者的领袖似乎很不满他的反应,伸手把他的脸扳回来,然后若无其事地跟他打招呼:“好久不见,Charles Xavier。”Charles怀疑如果不是他的手被捆着,这人八成还会同他握手。

“不要惊讶我知道你的名字,Xavier,毕竟你也知道我的不是吗?”

“你知道的,最明智的做法是把我的嘴封住。”Charles逼迫自己在愤怒中冷静下来,谁都明白眼下大声叫喊对双方无益,更可怕的是,Shaw似乎对他颇有了解,而他除了对方的名字和身份以外一无所知。

“那是最愚蠢的做法,等会你就会知道原因的。”Shaw的笑容是一副无懈可击的面具,令人恐惧的预感从Charles的脊椎蔓延而上,缠住了他的大脑:“告诉我Erik在哪里。”

他立刻就意识到他也许不该提他的名字,但所幸Shaw的反应让他否决了自己的猜想。“比起他你应该更关心关心你自己。”Charles在Shaw的示意下看到了自己的右腿——一个捕兽夹卡住了他的小腿,他感觉不到伤口,但是他看到捕兽夹上明显是自己的鲜血。

没有疼痛会刺激他的大脑,干扰他的思维,但是视觉提醒着他他的生命力正在一点点流逝,Shaw Sebastain是个聪明的人。他情不自禁地呼吸急促起来,这样只会加速血液循环,哈,如果Shaw喜欢看人被折磨至死的样子,他是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的。

“爱会剥夺人的理智,你和Lehnsherr就是很好的例子。”Shaw仿佛准备在他死前做一番教导,“这对生存是个莫大的威胁。”他惋惜地摇摇头:“可以人们总是热衷于尝试毒药。”

Charles咬紧后牙,胸中的怒火因这无理的论调升腾:“爱是人类的本能,失去它才是罪恶。”

“你知道触碰毒药的下场吗?”Shaw显然不打算理会他,开始了自问自答,“在这里你们理应受到惩罚,而我给它起了一个很美的名字,血吻。”

“我他妈不打算承担任何罪名,Erik也是。”想到他又会连累到Erik,他快要麻木的发冷的双手也止不住地颤抖。痛苦占据了他的身心。

“我原以为你很有教养,Xavier先生。”冰冷的物体贴上了他在夜色里依然鲜红的双唇,Shaw持着手术刀的样子好像在对待一件艺术品,“你应该配得上你这张美丽的嘴唇。”

他绝望地闭上眼,听到了利器刺穿皮肉的声音。

随后金属掉在地上的清脆声响和男人吃痛的叫喊打破了森林的寂静。“你比我想象地还要令人惊叹,我们的杀手先生。”Charles的冷汗浸濡了他的额发,他从未如此迫切地希望听到Erik的声音,可是Shaw的下一句话几乎击溃了他,“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很高兴你有来我这儿领受惩罚的自觉。”

Erik的身影伫立在黑暗里,他看起来伤的很重,Charles的手指扣进了手心,Shaw走向Erik的每一步都碾过他的心脏。

黑暗里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低吼,Erik的动作快得让Charles无法看清,局面瞬间反转,黑豹伸出利爪露出獠牙,Erik快速地拔出Shaw右手的匕首狠狠地插进了他的左手,不顾身下的挣扎捱住他的脖子:“你把Charles怎么了?!”

“我没事,Erik!”Charles劫后余生般地找回了呼吸,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像蛇一样的嘶声钻进他的耳里,是属于窒息濒死的Shaw,Charles下意识地喊道:“不要这么做!Erik,不要杀了他!”

“给我一个理由。”鲜血和愤怒刺激着他肾上腺素的分泌,力量冲击着他身体的每一处,他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而Charles却叫他停下来。

“你不是一个杀人机器,杀戮并不能给你带来平静。”Charles希望能直视他的眼睛,那里深藏着他心里柔软的一部分,“停下来,Erik。做一个更好的人,为了我。”

暴躁的黑豹发出持续的低吼,Erik仍然保持着捕食者的姿势,Charles知道他的手放松了按在Shaw脖子上的力道。地上的人狼狈地放声咳嗽,Erik拔出匕首站起身,胸膛起伏的幅度几乎吓到了Charles。

“滚到你的坟墓里去。”Erik沙哑地说,他的匕首紧接着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分别捅进了Shaw的双腿,没给后者哀嚎的时间便一脚把他踹得昏迷过去。

Erik给他松绑的时候Charles还是抑制不住地颤抖,他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血腥味似乎呛住了他的嗓子。他使劲眨眨眼,终于意识到了头脑眩晕的原因——他快要失血过多了。

他脱力地躺在Erik怀里,他不敢去看Erik发现他伤势时的眼神,那种撕裂的痛楚他不想再去体会第二次。好在他发现Erik身上的血大部分并不是他的,Charles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你看,这就是瘫痪的好处。”他用仅存的一点力气跟他开玩笑,他没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和气音差不多了,“我一点都不痛。”

“闭嘴!”Erik的声线比他还不稳,捕兽夹的利齿刺破了他的手掌,但他也感觉不到疼痛,捕兽夹被拆开时几乎已经毁在了他手里。Charles整条裤子都被染黑了,深深的伤口刺进了Erik的眼睛。

他迷迷糊糊地看到他发抖的双手,听到他咒骂着德语,噢,他伤的可能比他想象的重一点,但是瘫痪的坏处就在于,没有疼痛来尖叫着提醒昏沉的大脑,他好像在看一场急救的现场直播,在柔软的沙发上……

“别睡,求你,Charles!”Erik近乎慌乱地拍打他的颈侧,他的伤口大概已经包扎好了,Charles小声抱怨道:“可是现在是晚上…零点?一点?我们可不过夜生活……”

他剩下的嘀咕全被Erik堵回了嘴里,Erik狠狠啃咬着他的嘴唇,血腥味在两个人口腔里蔓延开,疼痛让他惊呼出声,他试图用反抗来告诉Erik这种让他保持清醒的方式有多糟糕,他身上又要多一个伤口了。

Erik在反复确认Charles暂不会休克或者有生命危险后终于放任他靠在他肩上入睡,此刻激烈搏斗后浓重的疲倦才席卷他的身体,他草草检查发现并无大碍,但出于哪个方面他都得让自己保持清醒。

除了时不时伸手探探Charles的鼻息,他不再去移动其他酸痛的身体部位。每当他的眼神越过Charles乱糟糟的发顶,落在他苍白而不再那么圆润的脸庞,他忍不住屏住呼吸一遍遍勾勒他的容貌,好像这个人下一秒就会从自己的身边凭空消失。

一只猫鼬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儿无知无觉地出现在Erik脚边,他不知道它歪着头的样子是有所企图还是生来如此,但它的神态如果出现在人类脸上绝对会被解读成好奇,这个看似无害的表情让他没有下手驱赶。这时候他听到树上也有些动静,兴许是它的同伴,窸窸窣窣的一阵后一个身形比它大了两倍的黑影从树上窜了下来,Erik叫不上它的学名,两只动物在Erik面前表现出了十分亲昵的姿态,如同一对人类伴侣。他的常识告诉他眼前的画面有多诡异。

它们的身体里究竟是不是住着一个人类的灵魂,Erik不得而知,但它们一举一动流露出的情感却完全不同于外面千篇一律的伴侣。Erik曾以为人变成动物后的思想也会被同化,但现在他推翻了这个想法,动物的躯壳只是让一些人得到了解放,它们会在这里找到真正的爱情。

他凝视着他的Charles,发现酒店里那个自私的自己错的离谱,他有什么资格去指责Charles?如果他不曾出现,他们不曾有过那些对话,Charles的生活都会在平稳的轨道上,无论是变成龙虾还是牵手他人,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让Erik感到心碎),他都会平静地走下去,而不是被他逼迫到另外一条身不由己的路上。Erik厌恶这个荒谬的社会,Charles抑是如此,他们都曾对这一切默认妥协,可是他没有权力要求Charles站在他这边,放弃他仅有的一切。

他知道他是个冷血的混蛋,Charles是他沉寂深渊的一束光,在遇到他之前,他从未知道人类原来拥有如此丰沛的感情。他不记得是自己将那些美好的事物亲手埋葬,而Charles将它们重新唤醒,告诉他做一个更好的人。

他深知过去已成定数,而未来仍是未知。Charles把他拉出往日,他将用尽全力给予他一个明天。

此起彼伏的低鸣迎合着Erik的脚步,背上的Charles依然在熟睡,他拨开夜色,形态各异的动物为他们引路,宛如一支肃穆的神奇的军队,它们仿佛在传递着无声的话语:

走出去。

Charles梦到他们在森林里舞蹈,梦到他们在海洋里拥抱,梦到成千上万的动物迁徙过城市,月色与星辰挣脱了束缚,日光与风声高歌着自由。梦到他们在世界的尽头亲吻,万物为他们送上祝福。

Erik在这个世界走过无数个日与夜,这一次,他将背着他的世界,踏入黎明后的第一缕晨光。

End.

***

正文凑不到两万字的啰啰嗦嗦的后记:

写到结局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丢丢像叉男的世界观,如果你爱上了一个和你没有共同点的人,你就是异类。大部分人都循规蹈矩地选择一个普通的伴侣,是否真的相爱那就另当别论了。EC在都有惨痛经历这点上是相同的,但Charles是某种意义上的妥协,不愿勉强找个人相伴一生,那就变成动物。而Erik本来是对这个世界不抱任何感情,爱上Charles后他们却不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让他逐渐意识到这种体制的不公,所以准备揭竿而起(?!)

没有写到电影那种深度,文的后半部分自己也不是很满意,一写长篇很多缺点都暴露出来了,比如说情节文笔转变太突兀blabla

暑假第一天看了电影猝不及防的产物,结果我想写好久的其他脑洞就这样被扔到一边没能动笔(有点难过)。接下来打算写双教授AU或者古代ABO将军与刺客,先写哪篇好呢??

评论(4)
热度(23)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