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原创|黑花|短篇】碑



 

 “瞎子,分了吧。”

 

黑瞎子收到短信时唇角的弧度始终没有变化,他动动手指删掉了这条消息,然后把手机搁在一旁开始打磨他的墨镜。没一会儿手机又震动起来,解雨臣的电话,让他来后山一趟。

 

解雨臣最近很烦。

 

解家的事务让他脱不开身,但他还是选择抽空出来散散步放松心情,没想到散步的时候竟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公司的一堆事情,他暗骂一声,发现自己居然逛到了一片墓地。

 

眼前的小山头也倒谈不上是墓地,说是乱葬岗反而更贴切一点。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了,他记得几十年前这里还能见到一两根东倒西歪的香火和扑散在土里的纸灰,现在倒是干干净净的,一派荒芜的样子。

 

十几年了,什么都会变的。解雨臣想起他和黑瞎子,男人之间也有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更何况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一年了。

 

解雨臣神使鬼差地调出那条躺在草稿箱很久的短信,按下了发送。这个动作没经过大脑思考,几分钟后他才觉得不妥,于是给刚刚被自己甩掉的老相好打了个电话,不管怎么样,这也许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联系了。至少解雨臣是这样想的。

 

但显然黑瞎子不是。

 

一个小时后,黑瞎子终于在后山找到了解雨臣,那人蹲在一个小土包前,往里插一块石砖——大概是石砖,但明显对它下手的人把它当做了一块石碑来用。黑瞎子凑近一看,上头还刻着三个字——“十一年”。他挑了挑眉头,原来他们在一起已经有这么久了。

 

解雨臣站起身,把小土包踹得结实了点,他拍了拍手上的土,对着黑瞎子笑了笑,伸出手:“就此别过。”

 

黑瞎子看着那只手,想他掌心的纹路还是和十一年前一样明晰。他抓住解雨臣的手指,在他收回前反握住他的手掌,牢牢扣住,一发力把毫无防备的人儿扯进怀里,他抱得不紧,解雨臣完全能够从他的怀里挣开。

 

解雨臣没有想到黑瞎子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以为他会给他一个洒脱的背影,从此江湖两相忘,也许多年以后还能互道一句别来无恙。十一年了,再深的感情也该淡了,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他解当家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累了。

 

但是瞎子却抱住了他,像十一年前那样。

 

他突然不想分开了,也许不仅是因为这个拥抱,十一年的记忆纷涌进脑海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很荒唐,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什么也没变。

 

就像他还贪图这个怀抱的温暖,他突然明白,他怕是要栽在这个人身上一辈子了。

 

他把头靠在黑瞎子肩膀上,他听见他略带无奈的语气,十一年了,你还跟我开玩笑吗?

 

我没有。解雨臣闷闷的声音传来,他突然很想笑,他拍了拍解雨臣的背,像在哄一个小孩子,然后抱紧了他。

 

他仅仅是需要一个拥抱,而这恰好是他能给的,仅此而已。

 

......

 

很多很多年以后,躺在竹摇椅上的解雨臣问一旁在捣鼓假牙的老伴,说老齐你还记得那个“十一年”的墓碑吗?

 

我当然记得。

 

那儿老早以前就开始搞建设了,现在大概是被埋在哪个别墅地下喽。

 

那咱就去把那块地买下来。

 

拉倒吧你,少贫了,你个瞎老头子。

 

end.


评论(3)
热度(31)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