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自我肯定及自我否定
养老圈孵蛋型选手

【非常不负责任的生贺】一只大花喵


  解雨臣最后还是出门了。
  黑瞎子头一次见他裹得这么严实,外头还披了件加长风衣。这小子终于懂得不把自己冻着了,黑瞎子很欣慰。
  这身打扮在大街上没什么,但当解雨臣走进开着实打实暖气的公司,周围人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解雨臣头一次这么痛恨北京的供暖。
  在第六十六次给自家董事长递纸巾擦汗后,关心体贴的秘书姑娘选择不说第六十五遍解总咱把大衣脱了吧,而是改口问他要不要把全楼的暖气调小一点?
  解雨臣抹了把额前汗湿的头发,又把风衣帽紧了紧,抬眼看到姑娘只穿着规规矩矩的衬衫,有一点羡慕。
  还是不了吧。解雨臣摆摆手,继续低头翻前阵子的文件。你先出去一会儿。
  操。
  解雨臣在一堆文件里给黑瞎子发短讯。
  黑瞎子回了一个?
  难受。
  身心俱疲的解雨臣打出这俩字,想了想又删掉了。
  真难受。
  黑瞎子看着三个字叹了口气,想必那小祖宗的脸都皱成一团了,怪可怜的。
  你快点儿找,我在公司楼下等你。

  就是这个。解雨臣盘腿坐在铺满文件的床上,心疼地碰碰捂了一早上的尾巴。
  这玩意还挺少见。黑瞎子把玩着手里的猫身符契。看样子这斗不得不下了。
  卖家没有透露过多关于这个符契的信息,大概也不会太清楚它的来历,当时成交的价格也算挺正常的。解雨臣头疼地揉揉额角。也不会有仇家拿这玩意来害我。
  那说不准。黑瞎子小声嘀咕一句。解雨臣低头假装没听到。
  那成。黑瞎子盯着那对服服贴贴的猫耳朵,突然倾身凑上前对着猫耳朵开口。我明天就走。
  解雨臣没说话,嘴唇抿得死紧。
  黑瞎子笑了笑缩回去。我等会去超市买两箱速食面,你自己一个人能成吧?要不要叫霍秀秀过来?
  被那丫头发现我这半世英名算是毁了,再说,我多了个尾巴耳朵又不是废了,您可别操这份心了。
  黑瞎子拿他没办法,去超市前还被吩咐买盒奶糖,解董事长饶有其事地说可能是猫喜欢甜的。
  你开心就好。

TBC

刚查了下,猫猫对甜食没感觉…反正瞎几把乱写的
还差一辆车,可是不知道怎么发呀(躺)

评论(1)
热度(9)

© 半甜不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